員工文苑

家的情懷

來源:氯化苄事業部 竇振彬2019-04-26查看:

摘要:父母親心裏都很難受,特別是老父親,覺得祖輩留下來的東西說沒有就沒有了,目睹家裏的一磚一瓦、一草一木,...
      娘家要搬遷了。
      父母親心裏都很難受,特別是老父親,覺得祖輩留下來的東西說沒有就沒有了,目睹家裏的一磚一瓦、一草一木,老人這段時間心情低落,一度掉下了眼淚……隊長來家裏做思想工作要求這周搬完,說給獎勵,父親說,不是錢的事,我住了70多年了,是舍不得……不止父母親,胡同裏的大爺大娘、叔叔嬸子們心裏都不好受。這段時間每每回家,老人們站在胡同口給我打著招呼,順便告訴我:“妮,咱這裏要扒了”,“妮,你先平叔家搬走了”……
      年齡再大,在村裏這些老人眼裏我還是那個放了學喜歡跳皮筋,喜歡房前屋後摸結了龜,喜歡帶著妹妹去地裏割草喂牛、拔菜喂鴨子的孩子;他們年齡越大,越如醇香的老酒感情越深厚,他們是真心舍不得這些老屋;我雖已結婚多年,但在意識裏我的娘家依舊是我的家,是我的根……
      院子大門口那塊自打我記事起就有的早已被磨的光滑的石凳子依舊還在,牆上小時候用粉筆畫的穿戲服的美人、用小石子刻得“王某某是個大壞蛋”的痕跡也依然還在;院子裏母親早年移栽的石榴樹已高出屋頂又長出了新芽,父親架起的葡萄樹也布滿了院牆;西屋上世紀八十年代流行的大立櫥和寫字台,是一老一少兩個南方木匠耗時半個月打出來的,我家管吃管住,記得他們說話語速很快,我們根本聽不懂,還學他們嘰裏呱啦的說話;還有東屋裏的那台80年的老古董“凱歌”牌黑白電視,是父親瞞著母親先斬後奏買回來的……想想以後再也看不到這個曾經給我溫暖懷抱的家,給我遮風擋雨的家,這個曾經養育我長大的家,給我喜怒哀樂的家,再也看不到屋裏屋外伴我長大的一切,我鼻子一酸……
      妹妹這周從外地回來,我們約定在老屋跟前照全家福,把家的模樣留在底片上,刻在心底裏。
      此情此景,不由得想起我們老六廠搬遷的時候,大家工作了十多年的地方,有多麽不舍,在辦公室前合影留念,在自己清理過的泵前駐足,眺望曾參與安裝的高塔……這就是情懷,家的情懷,企業也是我們的家。
      再次站在老屋跟前,抬頭凝望,和老家揮手說“再見!”。
      再見,一種屬於過去,屬於記憶的生活!我想對老人們說我們未來的家一定會更美,我們的生活一定會更好!